当前位置: 首页 >> 国内时事 >> 盖世仙尊,蒋勋,不疯魔不成活 >> 正文

盖世仙尊,蒋勋,不疯魔不成活

2019年03月20日 12:58:56     作者:admin     分类:国内时事     阅读次数:190    

《都挺好》火了。

谁能想到,这部不翻天地盟论坛拍,不穿越,不用流量明星的家庭伦理剧,竟然成了开年的收视黑马。

跟着火起来的,还有“天下第一作”的”作爹“苏大强。

老戏骨倪大红,硬是凭着一张“面瘫脸”,演出了苏大强“全民公敌”的本色。

随手截几个表情图,你们随意感受下——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不动声色地比较完女儿和儿子的车后,头也不回地上了豪车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明明心里打着小九九,却一脸你们都得让着我的委屈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看准了儿子不想给生活费,在试探口风时,直接将身体朝向重心转向儿媳,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;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在袜子里藏私房钱被发现,他笑得不好意思,又满是掩饰不住的得意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收起钱来毫不含糊,掂量到心满意足,眼角眉梢笑开花;


不管看起来多不可思议的事,到他这里,都成了普通家常的场景。

他的表演,干净利落,不拖泥带水,三下两下, 人物性格就跃然而出。

人们惊奇地发现,原来长着一张“高级面瘫脸”的倪大红,演起戏来,真应了那句“你大爷就是你大爷”,绝了!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认准了梦想,就别撒手了


虽然如今靠“脸”赢得关注,但其实,倪大红的演艺路,也因这张脸而走得异常坎坷。

很多人不知道,倪大红,原本并不想吃演员这碗饭。

身高不高,外貌条件不出色,倪大红怎么看,都跟演员这俩字搭不上边儿。

何况父母早早给他寻了个电缆厂工人的“公差”,对那时的倪大红而言,电缆厂的“铁饭碗”要比演戏有诱惑力得多。

但世上的事儿啊,最怕意外二字。

文革时,倪大红到大庆插队,每晚上赶着马车去拉石油,夜里10点走,第二天早上六点到,人不能睡觉,又冷,倪大红就隔一段路下来跟着马车跑一阵。

来回七八十里的路,一趟跑下来,人满头满脸的霜,就跟圣诞老人一模一样。盖世仙尊,蒋勋,不疯魔不成活

跟着马车跑的夜里,倪大红就扯着嗓子唱戏。

戏文是从样板戏里学的,8个样板戏,他最喜欢杨子荣《打虎上山》那段,还特别想演座山雕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2017版的林海雪原,倪大红如愿以偿

为了学戏,他走到哪唱到哪,田里、马车上,走调了也不怕。

性子闷的他,第一次发现,唯有在表演面前,自己整个人是完全敞开着的。

恢复高考后,倪大红第一件事,就是去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命里有没有,强求一下就知道了


这一考,就是四年。

1978年,倪大红在中戏第一轮被刷掉,次年,他考解放军艺术学院,一样没进复试。

第三年,他考上海戏剧学院,落榜。

倪大红这个七尺的东北汉子差点没扛住:

“当时我在回哈尔滨的火车上,就站在车厢的接缝处,一路都在抹眼泪。后来我总结了一下原因,这些戏剧学院都爱国字脸,我不是。”


周围的叔叔、大爷,甚至好哥们都来劝他:

好好的,为啥非要吃演员这翟山鹰演讲全集视频碗饭呢?


倪大红一根筋:没事,我还考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1982年,倪大红又去考了中戏,成绩放出来那天,他自己都不敢去看,还是母亲买菜经过,顺道看完,回来告诉他:“你考上了”,他才知道自己不用去端铁饭碗了。

后来,倪大红每每提及这段经历,都感慨万千:

“这就是命吧!老年人常说要惜福,可不是么,说不定你今天的领导,当年就是考男高音差点儿没上去的。”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小人物,也有大境界


虽然进了中戏,但倪养女小说大红“时运不济”,和张光北、何政君这样的“国字脸+浓眉大眼”的顶级配置分到了一个班。

本身就年龄偏大,又吃了外形的亏,刚进学校没多久,倪大红就被班里一名女生认成了学校锅炉房大爷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整个大学期间,倪大红都在正儿八经地“客串表演”。

同班同学排小品,缺个大爷的角色演员,拉倪大红补位,演完后发现:嘿,效果还不错。

倪大红这张自带“做旧”效果的脸,简直可以以假乱真。

打那之后,同学排戏时只要一碰上“缺个大爷”“缺个爹”的情况,都会“慕名”找来,久而久之,倪大红有了个响当当的外号——倪大爷。

他说:“连哥哥我都轮不上,毕业大戏上,我还演了个厂长。”


1984年,正读大二的倪大红,被谢晋相中,参演《高山下的花环》。

剧红了,角色也红了,直到多年以后,上了年纪的人在电视里看到他,仍然会脱口而出:这不是段雨国么!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可是,像谢晋的导演毕竟是少数,很快,倪大红就陷入了“毕业即失业”的窘境。

好几年,他都接不到什么戏。但倪大红凭着一股“轴”劲,认准了演戏这条路。

不能靠脸,那就磨演一吻赏英雄技;接不到主角,就做配,做客串好了。

倪大红的第一部“大戏”,是在《我爱我家》中,客串傻子胡阿大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1994年,他被张艺谋看中,在《活着》里饰演龙二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龙二的戏,前半段,阴险狠毒到让人不寒而栗,后半段,特别是被押赴刑场时,回头看向富贵的那一眼,又将想偏安一隅而不得的可怜演绎尽致。

一放一收,倪大红做到了。

张艺谋欣赏他的表演,评价他:“最小的角色柴草气化炉,都能琢磨出味道来。”

因为爱琢磨,倪大红不再拘泥于靠表情演戏,他对扮演的角色开始有自己的设计想法。

到最后边伯贤银发冷酷帅照,往那一站,看着“面瘫”,实则浑身都是“戏感”。

拍《泥鳅也是鱼》,陌友恋约他演一个从底层打拼上来的包工头。

为了演出人物的“拧巴感”,戏里的倪大红,一直穿着比脚小两码的鞋子。

他说闪耀光芒腿甲,让自己舒服了,就出戏了。

拍《幸存日》,为了找到矿井下求生的感觉,倪大红用塑料袋裹在头上“体验濒死”,放弃吃假煤道具,改嚼真煤块,拍完再去医院洗胃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有所放弃,才能有所坚持

“死磕”演技的倪大红,终于迎来了爆发。

2007年,倪大红接拍《乔家大院》,凭着对“奸仆”孙茂才的精准演绎,倪大红摘得岛田绅助第3届电视剧风云盛典最佳男配角奖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电视剧《乔家大院》

这时,他已经46岁了。

同年,倪大红接演《大明王朝1566》,贡献了堪称中国电视剧史上最巅峰的表演之一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电视剧《大明王朝1566》


当时,他的角色,是80岁的严嵩。导演张黎本打算请一位珍娜詹姆森年老的演员来饰演,可一看到倪大红的戏,当即拍板定下遗传办了他。

倪大红为了把一个老态龙钟的形象演到极致,除了每天花上三个小时来化妆外,还从一举一动上都把自己当成一个老年人。

于是,我们看到,剧里的严嵩,身体老态龙钟,气场却凌厉威严。闭上眼睛,他是打盹的老大爷,眼一睁开,狠辣之色溢于言表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拍戏时,倪大红每次化妆前都尽量不见人,以至于拍了好久,剧组还有人以为,那个叫倪大红的演员真是七八十岁的老头子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剧杀青了,他却很长一段时间还沉浸在角色里,说话动作慢一拍的神态,让周围人一度以为他得了痴呆症。

倪大红说,表演是假,瞬间是真。

拍摄《战狼1》时,倪大红曾被道具炸伤,倒不是拍摄有什么失误,而是他本可以避免夏纯彩妆受伤,但他没有躲。

一块钢板就这么直直的飞过去,可他依然一动不动坚持拍完了这个场景,这一幕也成为了《战狼1》里堪称经典的镜头之一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电影《战狼1》

因为他的敬业,《战狼3》开拍后,吴蜗牛寻新房子2京依然想邀请他。

但这一次他却拒绝了,原因是《战狼1》里,他饰演的大毒枭已死,再次出演,即便身份不同,也难免观众跳戏。

真正的演员,香妃卷培训就是一切从作品出发,作品完美,就是他们最大的成就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电影《战狼1》

豆瓣网友说,倪大红最厉害的地方,是能把每个相同的角色,演出不同的味黄驿涵道来。

《都挺好》里,他是精明自私、懦弱又虚荣的父亲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《恋爱先生》里,他是看似毒舌,实则通透的父亲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《天盛长歌》里,他是腹黑猜忌、冷血无情的父亲;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没人再质疑他脸不够好看,表情不够灵动,因为真正好的表演,就像高手过招,拼的,都不是声色,而是内力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
人,究竟要靠什么才会成功


生活中的倪大红,不善言辞,却自带一身孩子气。

有一次,剧组演员金戈受好友之托,向倪大红求写一段话,没想到倪大红说,写字多没意思,gayforlt我有微信跟他说一段话吧。

于是他就真用微信发了一段语音啊宾过去:

你好,我是金戈的“闺蜜”大红,祝你未来的表演越来越好,未来就看你的了。


同剧组人疑惑:大红掌家幺女,你演了那么多深沉的角色,到底是怎么装的?


玩性,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他和周杰伦合作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时,周杰伦教他玩魔术,他就大着舌头唱周杰伦的歌,让人惊掉下巴;

有一阵儿,他迷上了游戏,下了戏就跟着剧组的年轻演员去打CS;

他还曾经因为嫌弃名字土气,自作主张地给自己改名“倪大宏”,不曾想,用了一段时间后,工资卡丢了,他去补办,银行说名字不对,凯登克劳斯要开证明。

没办法,他只得又改了回去。


来,聊聊倪大红,《都挺好》里的“作爹”

成名了之后,有人打趣他:一字之差,就大红大紫了。

但实际上,红不红的,还真不是改名的事儿。

你说是吧?

除非特别注明,本文『盖世仙尊,蒋勋,不疯魔不成活』来源于互联网、微信平台、QQ空间以及其它朋友推荐等,非本站作者原创。 本站作者admin不对本文拥有版权,如有侵犯,请投诉。我们会在72小时内删除。 但烦请转载时请标明出处:“本文转载于『火车品牌-优惠购信息-火车沿线本地新闻』,原文地址:http://railerband.com/articles/1105.html